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楼高独上

徘徊在边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弃燕鹊之小志,慕鸿鹄以高翔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 花样年华》  

2007-11-08 12:51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;《花样年华》就是一首古诗势如流水绵绵不绝。
 
  依旧是简洁快速的剪接,一眨眼间移步换景、声色不动中流年暗渡;依旧是狭窄逼仄的空间,近身拍的镜头里人们是一条条城市森林里的鱼,在相濡以沫和相忘江湖间忧郁致死;依然是潜入书生房间的贝壳姑娘,从重庆森林到花样年华爱情与秘密总是紧密相连。然而,不说那旧上海的余风流韵,不说灯光美工的时光倒流,单看其
可称反潮流的‘纯洁’程度,实实是一首含蓄内蕴的古体长诗。

  距离
 
  陈太和慕云有数次擦肩而过的机会,是极近极近的距离,可以用‘我和他只有0。01公分’来形容。更兼灯光暧昧色调暖暖,仿佛该有什么发生-----张曼玉摇曳生姿地走过了,差那么0。01公分,两人没有碰到。
 
  留一段情愫于空中微微荡漾,暗香浮动、月黄昏。

  旗袍
 
  片子前半段,张曼玉的旗袍从色彩到图案是触目惊心的艳丽和大胆。湘兰、朱紫、大红、翠绿,大如手掌的菏叶与满池萍生的绿水。那般的热辣浓艳几乎在逼仄空间容装不下。仿佛热带雨林的盛夏,奥热急噪,树木藤萝疯生狂长。
 
  张爱玲有语:衣服是一种语言,是随身带着的一种袖珍戏剧。陈太的这出戏剧就是渴望、一个激烈的手势,索要被忽略的感情无声而绝望------于是愈加侬丽。
 
  后来,慕云远去新加坡,弹指几年,陈太再出现,一件深蓝旗袍,是洗净繁华的宁静,一如潜入慕云房间的她------可,也仅仅是潜入而已。躺在他睡过的床,印一抹口红在烟蒂上,把手贴在有他痕迹的地方紧一些再紧一些。。。。。。却终于没有相见的勇气。渴望的太久太深,那沉重,无论付出还是接受,都很艰难吧?
 
  陈太的最后一次出现是和孩子在一起,与慕云再次开门关门的错过。那时,她的土黄色旗袍,从色调到图案,都是删繁就简的三秋树。如花美眷,终付似水流年。

  错位
 
  陈太和慕云在一起,总在想象模拟各自伴侣偷情的情形。结果变成了陈先生和慕云太太在一起喋喋。错位背后,是感情的残缺。
 
  他们不停说:我们不会和他们一样的------可是妨碍他们的,也许并不是那种身份和那层蒙尘的玻璃。
 
  骨子里,是王家卫看透都市人性后的冷眼。
 
  一如陈太喃喃自语:假如多一张船票,你会不会、带我走?----镜头里却是两面镜子映出的三个身影,互相背对彼此拒绝。那么狭小的空间那样紧贴的拒绝。
 然而,这台词如此温热,像苍凉里的一次幻想,像爱情。
 
  探戈
 
  像春光乍泻里天尽头灯塔的横逸一笔,花样年华里,慕云走到柬埔寨。无论是辗转到天尽头播放的哭声,还是树洞里泥巴封死的倾诉,都是一把小锤,残忍敲破都市人薄薄的外壳,裸露出里面的惊惧渴望,脆弱不堪。
 
  这就是我们,惧怕爱情惧怕被拒绝,惧怕自己。在九流电影八流歌曲里说滥的几个字原来那么艰难,对自己,也不能面对----只好封之于树,碧树无情、空自苍翠。
 
  没有狂悲不见眼泪,内敛的笔触是国画里笔意森然处的一段留白,容你自己感情宣泄,纵横成诗。

  泼墨
 
  王家卫如是作家定惜墨如金。镜头剪辑如电光火闪白驹过隙,然后成太极云手,绵绵不绝。可是该写意处他绝对沉的住气。
 
  最后大段的空景又让我想起春光乍泻的长镜头-----但后者于静止中有瀑布腾泻一动一静让人备受冲击;而这一次,只是一道道重门、庙宇、夕阳、暮色,镜头远兜近绕脉脉不得语。。。。。要细看才觉,树洞里泥巴已然生草------树犹如此!而流年中的我们,是不是仍然坚强着无情着,忍受一次次离别与失去,以无懈可击的冷漠与时间对峙?

  -----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